骚货玩逼|操骚货丝袜|我的骚货小姨
业务邮箱
IyDUpeVM@aol.com
首页> 欧美黄片乱伦小说

寰宇无敌

内容详情

南州大派剑宗,这可是天底下有数的大门派,祖师剑南春以一柄青铜剑睥睨天下,威震南州!尔后余下数辈圣人不止,且剑修往往战力惊人,同阶称王。数万年矣,早已成为南州顶级势力,除却南州有数几位帝门,隐隐有执南州修炼界牛耳之势。今日剑宗大弟子君哲破入人王境请南州各派前来观礼,整个剑宗山门可以说是热闹非凡。遥望去空中氤氲怡人,不时还有各类灵禽起舞。巨大的演武场早已人声鼎沸,细细看去,南州有名有姓的大门派或者世家尽皆到场,就连那几大帝门,也都有弟子前来祝贺。剑宗宗主君齐坐在观礼台,一脸笑意合不拢嘴。君哲是他的嫡子,如今君哲不过二十岁,却将破入人王境。殊不知,在这个天地大道被压制的时期,许多老辈人物都还困在天极境不得寸进。而君哲已经超越老辈人物了,如此天资,即使与那些隐世宗门或者帝门的天骄相比,也是毫不逊色甚至更为优秀!他已经可以想象这一世剑宗的辉煌未来了。太阳一步一步的拔高了,已经接近正午时分。演武场中盘坐的年轻人站起身来,此人丰神俊朗,面容俊逸,尤其是一双剑眉,颇为摄人心魂,他应是今日的主角君哲无疑。君哲先是向着观礼台鞠躬一礼,又对着四周前来观礼的修士抱拳作揖,可是将大门派接班人的气质表现的尽致淋漓。演武场的气氛本就热闹非凡,在君哲这一番动作下更是将气氛炒到了高潮,尤其是那些各门各派带来前来观礼的女弟子,就差两眼成桃心状了。不得不说,如此君哲,的确是那些情窦初开少女们的完美情人。观礼台上君齐站起身来,伸出手掌往下压了压,演武场的嘈杂声瞬间落了下去。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位跺跺脚南州都要抖三抖的雄主身上。君齐清清嗓子,运起功力,以致声音能传达演武场任何地方:“本人剑宗宗主君齐,今日谢谢诸位同道能在百忙之中来敝宗观礼。我儿也即剑宗当代大弟子于今日正式破入人王境!在下不多言,想必各位也更想观看我儿如何破入人王境,那就开始吧,哲儿。”君哲点点头,闭目不言。身边的灵气开始暴躁起来,如同神剑开封般,一股无敌的气势直冲天穹!天空氤氲的云彩早已消失,乌云密布,时不时有雷龙在其中遨游!“这便是传说中十人难有一人度过的人王劫吗!?”有散修面露惊恐道。天威太重,压得他都有些喘不过气来。观礼的人尚且不能承受边角处溢出的丝丝天威,而君哲正在威压最重的中心闭目而立。身影似剑站的笔直,面容平静如水,而剑眉微微颤动,却像是一把绝世神剑要破鞘而出。雷龙不时探出云层对着君哲咆哮,众人皆知那不是真正的龙,而是天劫幻化出来的,即便如此,也带有丝丝龙威神秘而不可侵犯。“雷龙化形,天劫为王。这剑宗的小家伙不简单啊,他若是度过了这天劫,可不是区区的王座层次,怕是王中王!”有帝门的大人物在低语。君齐耳听八方,目观四周,对众人的表情以及不慎露出的惊呼尽收眼底,一股得意油然而生:我的儿子,能差到哪里去?更不用说,他可是老祖隔代收徒!虽是我儿,我却要称他为师叔!一身剑骨能浪得虚名?!天劫基本已经积蓄完毕,时不时溢出的天威卷向演武场四周,大门派倒是毫无压力,自有门中长辈化解,只是可怜那些小门小派和散修了,基本没几个能站得起来的。君哲终于睁开了眼,看到的只有平静。他抬头仰视天劫,剑眉星目,似乎是在对天劫挑衅:有胆你就来?雷龙似乎明白得到君哲的挑衅,一道丈许的雷电直接劈下,似乎都不想给君哲拔剑的机会,你很强大,但天威不可侵犯!转眼间,雷电便要重击在君哲的脸上,观礼的修士们皆发出惊呼,尤其是女性,有的都捂上双眼,似乎不想看到君哲血溅演武场的悲剧。而那些大门派的主事人,更是睁大双眼,这小子终于要出手了!君哲眼里波澜不惊,微微抬手,手掌轻轻一抚,那丈许雷电直接消散在空中,些许冲击都没产生,就这样直接散掉!君哲整理下发簪,尔后负手而立,依然是仰视天劫,嘴角些许滑起,剑眉依然挺拔,似乎在说:有胆你再来?整个演武场都被震惊了!各类杂音戛然而止!然后又爆发出一股远超雷鸣的惊呼声!何为天纵之资,这便是天纵之资!“剑体!这一定是剑体!”观礼台有老古董惊呼。雷龙并无神智,它只是履行天劫的刑罚规则而已,一道天雷又一道天雷的落下,君哲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抬抬手臂,抚一抚手掌,接连七道天雷依次消散。演武场一道接一道的欢呼简直停不下来,甚至都有女弟子太过激动而晕厥过去。不得不提,挥手散天劫的君哲真的是魅力不能再大。七道雷劫并没有奈何君哲,雷龙在劫云中咆哮不已,天劫的最后一击要来了。君哲依然是平静如水,这样的剑修是极为出色的,不惊不喜,不卑不亢。雷龙在云海里一个翻滚,大声呼啸着带着丝丝龙威直冲君哲而去,演武场地面都受不了这种呼啸而来的气势,裂痕以君哲为中心向四周散去。前来观礼的修士们更是被气势压迫到喘不过气,谁都没想到,天劫的最后一击竟然恐怖如斯。君哲拔地而起,其身如一柄神剑迎着雷龙而去,从雷龙嘴里进入,又从雷龙尾巴里贯穿而出。真正的是将雷龙从头到嘴刺了一个对穿!落下地来,却是连衣衫都没有破,其身似剑,其形如剑,一滴血,一根头发,皆可为剑,这便是剑体!演武场的气氛真正到达了最高潮!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,更有不少女弟子大声喊道:“君师兄,我要为你生孩子!”“君师兄,我爱你,今晚我等你!“…君哲依然是极有风度对这四周还礼,带有微笑的面孔虽是机械式的,但是对小门小派以及散修的杀伤力却是巨大的。看看,这就是人家大门派的弟子,对咱们也是笑脸相迎,给剑宗加了不少的形象分。君齐的嘴真正是笑得合不上了,他想到君哲一定可以渡过人王劫,但没有想到竟然如此轻松,这回,剑宗可是出了大风头,而君哲,却是真正的扬名南州!我看那些帝门,还敢对着我摆脸色!欢呼声一直在持续,谁都没有注意到,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,背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朴刀,脚边跟着一条流口水的大黄狗,一步一步走上了演武场,对着正向四周还礼的君哲道。“嘿,我们可以打一架吗?”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