骚货玩逼|操骚货丝袜|我的骚货小姨
业务邮箱
IyDUpeVM@aol.com
首页> 欧美电脑黄片网站

灵仙奇记

内容详情

东洲虞城有个书生,名叫吴辰,他出身书香门第,却不好诗书,唯独喜欢舞枪弄棒,族中长辈时常告诫他用功读书,他表面上唯唯诺诺地答应,又时常趁着长辈不注意,悄悄溜出府邸。他把心思放在学武上,身体倒是健壮,不似一般书生那样弱不禁风,而经卷读了十几年,他的书童都能吟诗作对了,他连那些历史典故都分不清楚。有一个亲戚说他像周坤一样不安分,这话传到他的耳中,他就记住了周坤的名字,私下里打听,才知道那是一个好武成痴的同辈,引以为同道中人。吴辰时常到城北武馆中看人练武,武馆中的武师们不敢传他武艺,也不敢赶他走,任由他在一旁观看,日久天长,竟然也自行摸索着学会了几把招式。后来他私下里贿赂几名武师,才知道这些武师们只是身强体撞,会几个简单招式,至于飞檐走壁,或者以一敌百的本领是没有的。不过他依旧喜欢到武馆中练习,以求将来遇到真正的高手,也能有一个坚实的身体基础。这一天,吴辰又一次在书童的帮助下悄悄溜了出去,没有仆从相随,独身一人,一路小跑到了武馆外,却见武馆大门紧闭,心中有些失望,正寻思找人问明情况时,隐隐听到武馆内传出阵阵打斗声。吴辰心痒难耐,想知道武馆中发生了什么事,兴许是比试,兴许是踢馆。他面庞紧紧贴在门上,从门缝中向内看去,看不到一个人影,听声音也不像是在近处。他想起武馆后院墙外堆着一堆沙石,站在那沙石堆上勉强看得到墙内。吴辰来到后院外,果然那打斗声愈发清晰了,可惜的是,当他爬上墙头时,打斗已经结束,他没能看到想象中的精彩一战。那群身轻力壮的武师们个个鼻青脸肿,倒在地上哀嚎,场中只有一人站着,那人中等身材,身着黑色圆领袍,负手而立,说不出的潇洒。恰巧那人回过头来,看到了墙上的吴辰,吴辰笑了笑,从墙上蹦了下去。这墙不矮,一般人恐怕要小心翼翼地扒着墙头垂体而下,吴辰因长年累月的练习,早已将爬墙蹦墙的技艺练得炉火纯青,落地的姿势虽略有狼狈,却没有伤到腿脚。见此,那人和善地笑道:“公子,好身手。”他的眼神瞥向一旁,那在地上滚打着哀嚎的胖武师心领神会,说道:“这位是吴公子。”那人问:“可是远近闻名,不好诗文、只好武艺的吴家‘武公子’?”吴辰有些尴尬地拱拱手,答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“武公子”是城中一些人对吴辰的称呼,平时一些好友也这么叫他,吴辰早已习以为常,然听此人说来,却有几分戏谑的意味。那武师又对吴辰说道:“这位是周公子,陈将军军中校尉,一身武艺着实了得。”言语中充斥着恭敬与敬畏,说罢又对吴辰挤眉弄眼,显然是在为吴辰指明一条习武的好去路。吴辰会意,心中一喜。世人皆知,陈再昌将军有两大绝技,一是那拥有开山之力的巨斧,另一个就是能够颠倒乾坤的口才,俗称胡搅蛮缠,那些饱读诗书之士见到他都是躲着走。此人既是陈将军部下,想来也不惧虞城吴家,又有一身轻松吊打数十名武师的武艺,吴辰终于看到了习武的希望,当即说出了自己的敬佩之意以及习武的愿望。那位周姓校尉听罢,迟疑一番,带着吴辰到大堂坐下,没了那群武师在身边,这才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叫周坤,是周游远的侄子,如今能做到校尉的位子,也是借了你吴家的关系。”听在吴辰耳里,这不是在感激吴家,分明是在说,若是你吴家长辈不同意,我也不敢擅作主张教你武艺。周游远这个人,吴辰是知道的。当初周游远还只是一个八品小官,与吴家怎么也称不上门当户对,吴辰的那位小姑姑偏偏就看上了名不见经传的周游远,还生了一个女儿。小姑姑被老太爷一怒之下打成半死,逐出家门,有十多年没有来往。老太爷去世之后,两家关系才渐渐缓解。一开始,吴辰还当是周游远官路通达,青云直上,有了与吴家平等对话的权利,才令吴家接受了他的存在。后来才了解到这倒霉的家伙不久前才升任新田县的县令,相对吴家来说,依旧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官。想想也是,有吴家打压,周游远哪里有翻身的机会?吴辰始知面前的这人正是他神交已久的那位同辈,听罢周坤的话,他心中很是失望。他却不知,因为世人对习武之人的偏见,周坤一直过着千夫所指的日子。如今天下太平,天下人以苦读诗书的仕途之路为正统,习武之人多不受待见,所谓的惩强除恶的江湖侠义之士少见,而依仗武力行鸡鸣狗盗之事常见。吴家的长辈们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,在吴周两家和解后,听闻周坤身手不错,就为他铺平了军中之路。对这份来之不易的正当职位,周坤珍之重之,更何况,不说这份官职本就来自吴家之手,只说他那叔叔的前车之鉴,就令他不肯得罪吴家。吴辰一再相求,他看出周坤的疑虑,就让周坤私下里传授自己武艺,保证绝不声张。周坤推辞不过,面露挣扎之色,好一会儿,才又说道:“我这一身武艺自幼就开始锤炼,又经历一番奇遇,这才有了如今的实力。而吴公子你已经错过了习武的最佳时期,怕是苦练二十年也不能比院中的那些武师强上多少。”吴辰脸上失望之色更甚,不知这是周坤的推辞说法,还是真的没了习武的可能,忙道:“我听闻开国功勋秦将军四十岁才开始习武,五十岁时,就能以一己之力拒万千敌军于关外。就算传闻有所夸大,那秦将军武艺高超总归是事实。”秦将军是两百年前的人物了,早已逝去,民间的故事里时常出现他的传说。周坤接着说道:“公子不必着急,听我把话说完,错过了年龄,也不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习武。我认识一名奇人,能够炼制神奇的丹药,令人脱胎换骨,这也就是我所说的奇遇了。不然凭我的家境,吃饭尚成问题,又怎么有力气练功?只要公子你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就带你去见那位奇人。”吴辰明显不相信他的说法,虽然他希望这是真的。只听他语气不满地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会真正武艺的,对于你这种高人,不论出身如何,我向来很尊重,你何必用谎话诓我。能够炼制真正丹药的奇人,为何我从未听说过?你把他引荐给那些渴望延年益寿的贵人,或者军中操练士卒的大将军们,足以令你一步登天,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校尉之职,唯恐得罪了区区吴家?”周坤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何尝不想借助他过上金门绣户的生活,只是这奇人不是谁都能见到的。我曾带着乡邻见他,与他相谈甚欢,人们只听到我在说话,却看不到也听不到那奇人,以为我是痴傻之人。后来他也告诫我不可随意透露他的存在。他不愿结交那些达官贵人,我也没有任何办法。”吴辰不信,问道:“难不成你遇到的还是个仙人?”周坤又答:“不是仙人,只是一术士,但其手段已经与传说中的仙人无异。你若答应不将他的事情透露给别人,我就带你去见他,若是你能得他青睐,不要说一颗脱胎换骨的丹药,就算是一些仙人手段也不是不可能学到。”听到这里,吴辰已经从完全不信,变得将信将疑了。他本当周坤以奇人之事诓骗他帮他做一件事,没想到周坤提出的条件竟然是让他为奇人保密。若没有奇人,这就是一个一戳就破的谎言,周坤图的是什么?若是真有那手段通神的奇人……吴辰心头一片火热,说道:“好,我答应对此事保密,你带我去见那奇人吧。”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