骚货玩逼|操骚货丝袜|我的骚货小姨
业务邮箱
IyDUpeVM@aol.com
首页> 欧美黄片婷婷网

八方神灵之灵无止境

内容详情

仙云飘飘好似梦幻,薄雾迷蒙依稀难分,微寒月色正朦胧浸洗着其中一片深深寂寥的葱翠原始森林。迤逦深处波涛夜惊,凄冽的冷风时不时疯狂地呼啸,林海之中沙沙作响连绵不止。风吹树动,树随风动,究竟是树动?还是风动?又或许是什么人此时心在幡动!“咳咳。”一棵生长茂盛足以遮天蔽日的巨树顶端枝头之上,一青年红衣男子蹲立其旁依靠粗枝,蓬头垢面显得十分狼狈。随后立刻便支起累乏的左手,将粗壮的手掌捂住自己一不小心而咳嗽出声了的嘴,避免自身再次发出。关键时刻,危及命之所在。空谷足音,禁止任何一丝动响。一张因痉挛而牵动的嘴角,不经意之间还残留着未干颇红的丝丝血迹。疼痛苦楚在脸部表情中显而易见,但还是始终咬着嘴唇不放,深深地强忍了下来。紧捂鼓起的左胸斑驳伤口,要不是当时立即便用一只结实的右手完全阻住,恐怕此时鲜血早就流淌不止了吧!夜!静的可怕!鸟兽无踪无息,剩下的就只有风不闻号令奔腾而有砰湃之声。砭人肌骨,冷风之中颤抖不停,虽然这名男子还年轻。胸口止不住地跳动,以至于自己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。虽然如此,红衣男子却依旧觉得还是很幸运。幸运的是胸口那一剑虽然几乎要了他的命,不幸中的万幸,距离心脏很差那么几公分。不过也很纳闷。纳闷的是,压根自己平时既不残害无辜祸害一方,也不独占武林为非作歹。可是这些人却非要置自己于死地……到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是谁想要下如此恨毒的黑手,要自己这条微不足道的小命。尽管给他留下疤痕的那人跟他照过对面,借着月光,却依然发现这些人竟然还穿着一身夜行衣的伪装。好像这些杀手是做好充足准备而动身杀人的,并且个个武功还不俗,都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。杀个人竟分成好几批,还不断尾随而至,看来自身这条贱命还是挺受人看重的。深受重伤在即,步下此等天罗地网,要想逃脱几乎不太可能,偶得侥幸逃得一命可能也要被剥层皮去。“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,算什么英雄好汉!唉!高处果真不胜寒!”红衣男子心里默默地感慨了一句。境界越高,能做伴的人也就越少,就越会感到孤独与寒冷,尽管他是火神之子。——火神。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,绝对拥有着无上的权势与财富。俯视众生,随手便可以决定其他人的生死与命运。这就好比像座金字塔,他是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那几个之一。可是站得越高,就意味着危险越大。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觉得脚下的金字塔很安全,也许只是多出了或者错失了一个环节,看似坚固的金字塔就会轰然崩塌。站在最高处的寂寞,几乎没有人能与之分享,这是真正的孤家寡人。简而言之,围绕着代表金字塔的九五至尊,一些争斗、猜忌、阴谋、嫉妒、算计……层出不穷。就算是没有任何欲望的人,也会因为身份而被动地卷入漩涡之中,万劫不复。兄弟之间、父子之间、夫妻之间,亲情、友情、爱情都成为了奢望。“簌、簌、簌”风声淅沥作响,几道身影一扫而过。似乎有着变戏法的本领,手脚快着的很。天色黯淡不明,仅有月光。扑卷而来的那一干人等的身影并不是乌漆墨黑的,相反他们的行踪痕迹各自有各自的颜色。总的来说,有着六种不同之色,或许其中再另加上一笔,并可拼为斑斓绚丽的七色彩虹。借着月光俯视而下,这是六个看似寻常普通不过之人,高低瘦胖略显不同。随手可见,携带之物依旧花式多样各有特色。“人呢?”其中一个男子习惯性地开口道。深林大道景物空濛,人烟罕至,空空如也。雾气笼罩此起彼落,迷醉其中又略带迷惘。“我最先到此,没发现半个人影呢!”说话着的是个肥头大耳的壮实汉子,胖敦敦的像个弥勒佛似的。而且这人后脖上有个显而易见的十字伤疤。也难怪,此时森林之中雾气早起弥漫开来。算作普通人,别说是人了,恐怕前面距离几米的大树也分辨不出来。好在这六人都已达到灵圣阶段。“我瞧着他,明明就是往这里逃的。”一个高长瘦子肯定万分。“他被我刺了一剑,谅他也不会跑的太远。”圆轮当空,徘徊东方斗牛天际间。鲜红似血溢出,如堕阿鼻地狱,诡异非常。“嘀。”一滴红色不透明的液体顺滑滴落在一片碧绿的细小树叶之上,随之被深深染红。还好风大,掩盖了滴落之声,不然这几个人必定知道他的藏身之所。毕竟,离得还是如此之近,就在他们的上方不远处。估摸着上下也就三四米距离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这是不可更改的必然的趋势。一滴类似雨滴的东西滴落在地上一男子口鼻之间。虽然口鼻早已被黑色夜行衣所遮住。“下雨了吗?”出门之前,毕竟曾经夜观天象,应该不可能下起雨来。难倒这是浑然天成的露水嘛!“说的什么狗屁!哪来什么的雨?你脑子是不是糊涂了?”另一男子极力反驳。之前地上男子随手一摸,借着红月暗淡之光,隐约发现这滑落的露水并不是透明无色的。微带鲜红突显片刻,该男子便用手尖轻轻地一划,沾些少许放在鼻尖之处嗅了嗅,又随之将它放入口中品尝一番。味咸带腥,这分明不是露水,而是血水。两乌黑的眼球不停的溜溜直转,略显呆滞的眼光闪出一道犀利逼人的光芒。接而翘首瞻仰,树茂盛的分叉各枝兀傲突起,撑起的是一座巨大的绿溜溜的保护伞,丝丝月光未能错透而过。“我知道了,他并没有跑远,就在我们的上头。”树枝上红衣男子一听,骇之大惊,整个身体都在紧缩战栗着。冷汗直流,心里火燎燎的,恨不得捶胸跺脚。心里暗暗苦恼:“不好,被发现了,这可如何是好?落到他们手里,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这次可真的死定了。”苦海无边,翠海茫茫,真不知何处才是岸!他知道自己已被紧密被人包围着,早已是无路可走。稍息,跳下树来,决定拼死一战。对面为首的一男子邪恶一笑,随后说道:“我们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只要你把丹书交出来,我们便饶你一命怎么样!”传说,河出图,洛出书,圣人则之。传说毕竟也只是个传说。不过丹书确实包罗万象,奥妙无穷,其小无内,其大无外,用之言天则天在其中,用之言地则地在其内,用之言人而人不在其外。“原来如此,你们竟是为它而来!”受伤红衣男子穷首垢面,满腔怒火无处喷射。之后,从满是斑驳血迹的胸中取出一本较厚的包裹,缓缓将之放在手心。好似一位陈年老道的古董贩子极力诱惑地摆在他们面前。那几人的眼睛微眯着,喜形于色。直起腰板,深深地一直凝望这边未离得半寸。仿佛如贫得宝,如暗得灯,如饥得食。“想要嘛!哈哈!哈哈!真是可笑,打算饶我命,为何还下如此狠毒的杀手呢。哼!倘若给了你们,说不定才会被毁尸灭迹,毫无全尸呢!给你们,当真是痴心妄想。”向天自得一笑,手心火掌顺势而起,迸射出几道细小闪亮的火花。卷起的浓烟喷吐四散,贪婪着吞噬的这本所谓令人争相抢夺的丹书。看着丹书一步步地被燃烧殆尽,不是这些人此时不想立即阻止。而是这道火光是天火,燃烧的速度不用说是何其的快。“可恶,我们被人向猴一样的耍了。”目中无人,对面某一男子哪里受过这等鸟气,忍无可忍,一道火刃顺势劈头而来。这道火刃比起自己的火还十足的旺盛,看来自己真的是死期将至了。突然,一道轻飘略带香气的蓝衣女子立刻冲了出来,挥起双拳,挡在火刃面前。红衣男子一见,原来这人不是别人,而是水神之女云水瑶,他们两人自小便是青梅竹马。云水瑶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一见他出事,便情不自禁地赶来,柔情蜜意为他阻挡一切,也愿意为他上刀山下火海。她的灵魂深处似乎在默默的等待那一人,可以说他是她的白天,是她的梦,是吸引她迷人魔力所在。麻布袋绣花——底子太差,男子一看情势就大约分的清楚状况了。“快走,瑶妹,你承受不了的!别把命丢在这种地方。”红衣男子一直把她当做小妹妹,他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为他遮风挡雨。“赤大哥,我没事,你倒是快走啊!”云水瑶一面用尽全力完全阻挡,一面又大声极力呼喊着,生怕他听不见。一句句关怀之声早已入耳,他哪里会逃,更何况这事是由自己而起。怎么能让平白无辜之人受尽灾难呢!“赤大哥,你怎么还不走,倒是快走啊!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一道亮闪闪的火光利刃顷刻间穿透身体应声而过,瞬时云水瑶嘴中片刻间不时鲜血溢出,想强忍着也终究忍不住了。尽管云水瑶是水神之女,会使用水属性,水火相克。但终究还是修为不足,挡不住熊熊火焰。云水瑶知道自己的生命已接近死亡,即将殒殁。当她好像仿佛吃了开心丸似的,非常宽心,为自己喜爱的人陨落而义无反顾。这些所谓的高手,其实一个个都是凶恶暴虐的凶手,竟然冷酷到让一个平白无故素未平生之人屈屈枉死。望着云水瑶成为人尸肉焰,要不是自己,她根本就不会走到这一步。回首前尘太过孤单,濒临死亡之际却有人拼死保护自己。他于心何忍,关怀自己的人并不应该这样随风而逝。红衣男子忿恨之余,单枪匹马迅速飞扑那六人。那知迅雷不及掩耳,一道青色亮光一闪而过。仔细一看,这不是别的,而是一记迅速飞转沉重的圆形铁轮。它轻轻快速地绕着红衣男子飞快的转动着,忽正忽歪,忽上忽下。此时红衣男子虽有火焰护体,但却因其受了重伤无法发挥极致,以至于上下其身布满了累累伤痕,遍体鳞伤。远远张望,原来把玩飞轮的竟然是那个微不足道的后脖上有伤疤的大胖子。突然此时,又一道火刃迎面闪来,本用一只手阻挡铁轮也尚且吃力抵挡。奈何,其他阴险小人背后暗施毒手。于是乎,火焰穿胸而过,正中受伤了的心口,顺势吞噬着他身体的每一寸。红衣男子遇火而焚,只恨天道不公。泣诉道:“愿来世不复生于帝王家。虽不同生,但愿同死。如有下辈子,必会好好的像哥哥守护妹妹一般,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。”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